澜安澜安波澜不安

墙头多。别闹。

再不画画就要发霉了!再不写作业就要完蛋了啊啊啊

原谅我喜欢你喜欢的这么糟糕。

练笔3.风景(不会写

3.随便写的风景
怀特星的荒漠一望无际,向往着光的人们不是很喜欢怀特的夜。没有夜莺唱歌,蜥蜴只会叫。微风卷着沙尘,一个又一个风暴时有出现。
海盗的矿场荒废很久了,一堆破铜烂铁而已,不会唱歌。它并非毫无生机,奶油湾依旧是好看的奶黄色,让人垂涎欲滴。月光下的奶油湾也同样迷人,它看似静而不动,又似是在不断向西去的水流。带走月的宁静,及大地之神的思念。
今天的怀特,没有布莱克的注视。

我真的觉得我可能是疯了…
因为我竟然沉迷班里人的cp。
为了观察他们写文搞得我暗恋他们一样,止不住的痴汉笑。
我会把文发出来吧
如果主人公你们认识,千万别把我抖出去。因为只是自我满足的脑洞产物…
我也知道他们看到多半都会不开心。
(以上

差不多是咸鱼了。

【莱修莱/单篇完】美酒加咖啡

根据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来的脑洞。

食用说明:
1.现代生活拟人设定。莱修莱亲情向(大概

2.酒吧是雷伊开的,所以是店长。盖亚,缪斯是店员。三人以前大学同学。卡修斯才大学毕业。

3.文风突变(注意,变得很奇葩!可能有ooc,专有名词最后放。

4.其实我对酒也不太了解,会有bug。

【咖啡】

熙熙攘攘的人声与让心悸动的重金属音乐想交混杂,艳丽夺目的闪光灯拥有着红橙黄绿青靛紫色彩,令人眼花缭乱,视线模糊不清。酒吧的环境亦是如此让卡修斯非常的不适。

卡修斯是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。即使早已成年,他也不愿。他坚信酒吧这样现代都市缩影之一的地点,这里的人是现充,追求饱满华而不实奢侈的生活。

说实在,卡修斯厌恶这类人,厌恶酒吧这样的地方。

这次是因为学姐缪斯在酒吧打工,最近她有事,便拜托卡修斯代劳帮忙。加上老板雷伊温和好说话,薪水福利也不薄才勉强答应。

因为学姐和老板,也算拾回对酒吧的一点点好感。真的只有一点点…

这样的地方还给他一种不安全的感觉。就在他刚刚轻轻擦拭擦酒杯的时候,就觉得有几个穿着名牌西装,满头油腻的老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卡修斯不禁打了个寒颤…

就在卡修斯还停留在对老男人眼神可怕的时候,不知觉的柜台面前来了个男人,但头发长的差点让卡修斯以为是女人。顺势坐在卡修斯隔柜台最近的高脚椅上。个子高挑的男人坐上去并不困难。

“请问…您要喝点什么?”卡修斯缓过神,有点小紧张的问道。

他的职务只是擦酒杯等小劳务。要不是吧台的服务员盖亚偷懒去了,估计轮不到卡修斯做调酒这样的活。但不擅长调酒的卡修斯内心还是有点虚。

“一杯咖啡。”男子简略道。略长的刘海遮住眼睛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

咖啡...?这可是酒吧。卡修斯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。现在估计是晚上12点了,学生的卡修斯在学习周一般睡的很早,可能是思维不太清晰了吧。拍了拍脑袋清醒一下。决定再问一遍。“您要喝什么?”

可卡修斯没想到的是,对面的男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。抬头的瞬间让人看清了眼睛,碧蓝色的。还有那张好看脸,精致…此刻已经词穷的不知如何形容。

啊…我卡修斯可没有断(袖的爱好。

“你是新来的么?”好吧,这饱含嘲笑意味的脸让人不舒服。也让人莫名奇妙的。卡修斯想收回刚刚内心对男人的赞美。

气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着什么,眼前的人也意味不明的对卡修斯笑。好在这时候雷伊店长出来解围,不然卡修斯真想遁在土里。“Hi!布莱克。今天也不喝酒么?”

雷伊手里拿了瓶酒,卡修斯并不懂酒,但他刚来就听说了雷伊对酒的热爱和挑刺程度,酒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雷伊是这家店的老板,因对挑选酒的吹毛求疵而小有名气。店铺不大,却精致干净。顾客也不少,顾客中大部分是大学生,也有不少成人来品味美酒。

“Liquor(①)喝么?今天才挑的。这个拿来调太可惜了…”雷伊轻轻晃动酒瓶。上面写着不认识的英文。

“哦雷伊老兄,我想你知道我不喝酒的。”男人给雷伊一个和善的笑容。雷伊也没说什么心疼的抚摸酒身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自己独自品味欣赏。

后来男人也只是点了杯果汁就离开了。但这里顾客实在太多,卡修斯也并没怎么在意,恪尽职守自己的工作本分。估计也只是个普通的回头客吧。

凌晨1点,酒吧打烊也收拾的差不多了。卡修斯在员工间脱(下工作的制服和围裙。正巧也看见准备锁门的雷伊。

“工作量适应吗?会不会勉强你了。”雷伊亲切的问。

“还好。”有点小累,但总比以前发传单之类的环境稍好。

“啊对了,明天记得磨咖啡来泡。布莱克他每次来只喝咖啡的。”卡修斯马上就明白雷伊说的布莱克是谁了。尽管有些十万个问号不太明白,为何来酒吧喝咖啡。但依旧照做。

制作咖啡算是卡修斯的强项。就算不接受咖啡味的涩中带苦,却是熬夜复习的必备品。加上学校文化祭每次班里都开女仆咖啡厅,也就渐渐学会做各种咖啡的方法。

傍晚时,卡修斯提前到达咖啡厅,想趁着客流量淡季打扫卫生,为晚上做准备。走到酒吧门口时,昨天那个叫布莱克的男子令人意外的站在那。

“有没有人告诉你,未成年人不能进酒吧?”这句话真是讽刺,身高仿佛是卡修斯的硬伤。也像是外人玩不烂的一个梗…可真是个伤人的笑话。想必这个男子知道自己的年龄也依旧要调侃一番。

卡修斯并没有把自己的不开心异于颜表。反倒用标准的微笑回于布莱克

“布莱克先生,我早已成年了。”

说完这番话,卡修斯拿着雷伊给的钥匙开店面的门。布莱克也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一起进了酒吧。

卡修斯也没把后面不出声的布莱克当存在,磨着咖啡豆做着咖啡。一个步骤一个步骤,慢条慢里悠闲的坐着。布莱克也依旧静静的坐在离卡修斯最近的高脚椅上坐着。

虽说不在意,但卡修斯觉得布莱克的眼神和那几个酒吧里的大叔没啥区别。比起色(咪(咪的直视,布莱克那碧蓝色的眼睛表达的似乎更隐晦些。在常人看来可能只是普通在看看你而已,直觉…还用解释么?难道非要说卡修斯有魔法能看透人心更有说服力么?

在拉花这个高难度的任务结束后,咖啡也就完成了。当然了,这杯是布莱克的。真不知道他哪来的特权可以来酒吧喝咖啡。

卡修斯倒是有些期待布莱克品尝过的感受,说不定以后可以去咖啡厅工作啊。与此同时他也脑补着布莱克因为咖啡太好喝,咕咕一下喝下去的场面。卡修斯保证会笑出声。

可布莱克也只是轻泯了一口。“呃…感觉有点甜。你放糖了?”

卡修斯知道一般咖啡都是不放糖,由顾客自己决定的。这次习惯了…按照自己平常的口味当了不少糖和牛奶。

“还有不少牛奶…抱歉。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。卡修斯做错事的表情就像饿了的小猫咪。

天呐,他怎么这么可爱。布莱克心想到。

【美酒】

就卡修斯还沉浸在抱歉的内疚之中,布莱克倒不是特别在意,摸了摸卡修斯的脑袋,安慰道:“其实我还挺喜欢喝甜咖啡的…”

希望卡修斯没听出来布莱克的强行安慰。放一点糖就算了,可糖和牛奶齐放真的是腻到掉牙齿。卡修斯平常就是这么喝咖啡的么…

卡修斯可能和牙医很熟吧,布莱克推断。

卡修斯心情好了,就和布莱克唠嗑起来。卡修斯也说到自己会做咖啡的缘由和自己从来都不喝酒的事实。因为布莱克也不喝,卡修斯觉得他们像同胞一样。

“想知道酒的味道么?”布莱克有点谨慎的问。

卡修斯瞪大眼睛,摆摆手推辞“不不不!我从来不喝!可能很快就醉的!”

就算卡修斯如此坚定的拒绝,布莱克也没放弃怂恿。“你想我们都没喝过,就算醉了就有雷伊老兄给我们送回家是吧?”

卡修斯思考一下,明天不用去上课。如果,醉了也没关系的…卡修斯一个人住他可以在酒吧盖个毛毯就睡。布莱克的话,他和雷伊店长是朋友,会送他回家的。

最终结果是,卡修斯同意了。

差不多到了营业时间,盖亚也穿上工作服为调酒做准备。雷伊听说卡修斯准备第一次品尝酒的味道,决定放他假。还义正言辞的说,

“美酒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,它不骗人,胜过一个美丽动人的爱人。”还真是为了推销,诗都要写出来了。

雷伊向爱吃甜的卡修斯推荐了奶油味的Bailey's,反正都是第一次尝尝就是了。盖亚接到酒名后也就利索的调起酒来。很快卡修斯面前就摆上…当然布莱克也有一杯。

卡修斯双眼仿佛闪着像星星闪烁的光,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不已。眼前是新的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诶!而且旁边也有个人和自己一样从未接触过酒。

此刻卡修斯冰释前嫌,要品尝这杯有奶油味的酒了。

雷伊笑着保证卡修斯会喜欢的,以后还会推荐给他别的(更贵的)品牌品尝。盖亚像是在看戏一样,虽然不是很情愿的调酒。或许是想看这个可爱的少年醉态可笑的样子。布莱克准备等卡修斯尝过之后再喝。

事实上这种酒都是酒吧给女人喝的,烈酒可是会让这个没喝过酒的小伙子干傻事。这种浓度算是最低的了,和鸡尾酒差不多。卡修斯也觉得这酒和饮料一样。

布莱克也小口一下,可他的脸色就比较难看了。强撑着笑容想去一下卫生间。

“布莱克,你没事吧?”

“哈哈,第一次有点不太适应。”说着向厕所奔去。

卡修斯心里有一丝的喜悦,布莱克年龄一定比我大,同样是第一次,他不能接受,我接受了!说不定我以后的酒量会很好呢。于是和雷伊约好下次要喝浓度高一点的酒。

盖亚看穿了这一切,某雷的计划像是得逞了。可他托腮也不说就默默看着。

与此同时。布莱克在洗手台前干咳,明显他把吃的喝的都吐出来了。用手抹去嘴角的口水丝怨恨的咒骂到,该死的雷伊,你应该倒闭。他妈的气死我了…

布莱克其实会喝酒,身为自由作家。比起麻醉神经酒更喜欢令人清醒的咖啡。布莱克因为挂科留了2年级,认识了奇葩三人,雷伊盖亚缪斯。

他不记得他们怎么认识,做朋友的。但雷伊开了酒吧之后,在看朋友的面子上,嗜酒的雷伊也让布莱克走后门的喝咖啡。

布莱克不喜欢甜。咖啡拒绝加糖,不然怎么提神。可卡修斯的咖啡让他甜到精神抖擞!!雷伊绝对是故意的,给卡修斯推荐的这款酒甜度很高…甚至有种恶心感。

真不敢相信…卡修斯口味挺重的。

布莱克似乎能看到雷伊那爱财数钱的场面,和盖亚诡异的哈哈大笑。有点毛骨悚然啊。

很快缪斯回来了。卡修斯也就安心上学去了,心想哪一天再去一次雷伊的酒吧,尝尝烈酒的味道!

卡修斯不在的酒吧,布莱克望着面前的咖啡,久久没有喝。

“快喝吧,我要洗杯子”盖亚埋怨道。

“你说,雷伊打的什么主意呢…”布莱克把这话说得语重心长,心思明显不在咖啡上。

“傻!我是在帮你!”雷伊又不知啥时候冒出来的,手中又拿着品牌的红酒。布莱克不解,等雷伊接着说下去。

收拾桌上酒瓶的缪斯听到后也闻讯赶来,直觉告诉她有股八卦的气息。

“你喜欢,卡修斯吧!”雷伊单枪直入。雷伊喝过卡修斯泡的咖啡。就算不放糖块,也有用自带甜味的特效感。

雷伊起初很担忧,布莱克这种闷骚脾气烂的,可能会因为咖啡不对胃口翻脸冷战。对于不认识的可能会非常不认识的打起来。

卡修斯还只是个孩子啊…哦他成年了。

开玩笑和接受糖味超级浓的*咖啡,是雷伊想不到的。布莱克不是想和别人做朋友就是对人家有意思。

这个闷骚,后者可能性比较大。

布莱克听了雷伊的分析,觉得可能真是这样吧。就算不喜欢,他也想见到卡修斯。

“你想想,如果卡修斯醉了,你就可以…”嘿嘿嘿。盖亚和缪斯也很自觉的嘿嘿嘿配合。

布莱克可能猜到雷伊想说的“Wait,你给我打住!就算人家成年,侵犯同性估计也犯法吧!”

雷伊一脸嫌弃加瞧不起“瞧你思想龌蹉的,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醉酒的卡修斯背回家刷好感啊!”

布莱克一脸鄙夷,瞪了一旁的盖亚缪斯,用眼神说你们嘿啥。他们也仿佛在用“不关我事”的表情说是你自己想歪的。

布莱克当然也同意了,当然卡修斯才接触酒不能喝浓度太高,不然容易出现生病的症状十分难受。

缪斯决定助攻一把,挑了一天去学校主动邀请卡修斯来酒吧。卡修斯当然很乐意。刚想着要去就有人主动上门。

在去的过程中,缪斯想帮布莱克套套信息,问了卡修斯的爱好,择偶标准之类的。缪斯天生自来熟和健谈的性格让卡修斯好无防备的一一吐出。

“那你觉得,布莱克这个人怎么样?”

“啊。我觉得布莱克连我的酒量都不如!我今晚想和他比赛谁更能喝来着呢!”

看来,卡修斯还蒙在鼓里啊。只能默默祝愿他自求多福了。

End.

备注:①烈酒

屯图。
小翔你看这个清不清楚,不清楚我给你发店家图。

长的丑也要发自拍…假装自己减了头发!

看我看我!

想关注几个太太不知从何关注起。列表来安利???

【莱修/单短篇完】不知名症状

part.1奶油湾

食用说明:
1.小学生作文水平,ooc非常多.
2.产给自己看的.
3.cp混乱.主莱修.有很多其他即视感.
4.有错别字.

布莱克最近有些嗜睡,原因的话他也不知道,可能是享受那种一日中黑白颠倒的感觉,白天的光芒过于刺眼就连喜欢的黑夜也开始令人厌恶.就干脆睡觉来解决这两难的问题.

睡觉着实让布莱克的生活有了底朝天的变化,比如饮食,连以前吃不腻的奶油也反胃到想把五脏六肺呕吐出来.甚至有一次把缪斯心血来潮做的奶油蛋糕打翻在地上.之后就不记得了.

盖亚看不惯这样反常的布莱克,他怀疑他,不过盖亚似乎就没看惯过布莱克.比如阿瑞斯水晶不见的时候,他二话不说就咬定是布莱克.性格相反的两人要不是卡修斯和雷伊劝架差点就打起来.

雷伊向来不想插手别人的日常习惯,再反常也不会,哪怕布莱克穿着可爱的女仆装去顶楼唱儿歌也不会.可在任务下达的时候,可不会放任不管迁就他.

布莱克瞥了一眼桌上的任务卡,怀特星啊...这么说来有几日没有看到卡修斯了.这小家伙也太贪玩了...想着嘴角勾起一个弧度.毕竟年龄比大家小,有时候总会随着自己的性子去做事.

想着那深邃如海水的眼眸转向镜子,明明睡了这么久,还是有黑眼圈,还是觉得很累.与其说肢体,不去说心累吧..白的有些吓人的皮肤把那黑体现的更明显.不过这都不是布莱克想去在意的东西.该出发了恩...

怀特星没有海盗的打扰之后真是清净了许多,至于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,布莱克就不太明白了.走着走着,他看到了奶油湾,又联想到了卡修斯.他坐在奶油湾旁边的岩石上,想起了多年前第一次遇见卡茈的时候,尽管被丢石块再怎么欺负,眼泪会流,那眼神可从来不屈服.所以啊,布莱克最喜欢卡修斯的眼睛了.卡修斯眼睛的蓝是干净透彻的天空蓝,或者用潺潺流向竹林的小溪.就像他本人一样干干净净,充满活力.

他又想起卡茈曾掉到过奶油湾,本来黑的像巧克力的身体全是白奶油.那时候他们的关系还没有那么熟,不救卡茈的原因也可能是觉得那样的姿态有些搞笑.

原来以前的趣事这么多,好希望任务结束就看见卡修斯在雷霆守护局等着他,兴奋的扑上去抱着布莱克告诉他最近的见闻,布莱克也想和他分享在怀特星想起他们的过去.

临走前,他想再品味一下这奶油湾的奶油,有些反胃,但没吐出来.

很遗憾,回去之后,没有卡修斯等着他.布莱克也想不起来想说些什么,于是闭口不提这些事,当他想回房间补觉的时候,缪斯扯住他的斗篷.

"布莱克,我看你最近精神不太好,是不是病了,队长明天批准你请假,去看看医生吧"缪斯的眼神里很是担心.

但我想先睡觉.布莱克在心里对自己说.

part.2 久违
这一天,布莱克做了系统的全面检查.实际上只是半天就可以解决的问题,但布莱克总是中途就想回去,才导致时间已经夕阳将落.

魔花拿出检查报告单填写.她皱了皱眉[布莱克,你最近有好好睡觉么?]检查上结果说明布莱克休息不足,睡眠时间不够.

[天天都在睡.]这是事实.这样的答案让从医十几年的魔花啪啪啪打脸.但大家都较了解布莱克为人,姑且不是个谎话.

签完名后,魔花把报告单给布莱克,说把这个给雷伊,他可以请假好好休息一下.
简单道谢后,布莱克就离开医院了.

此时已经很晚了,整个守护局空无一人.卡修斯依旧没有回来.会议室的桌上有张纸条,雷伊和盖亚出去打架[?去了,缪斯和几个闺蜜约起看电影了.

布莱克拉来里身旁最近的椅子坐下来,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令他脑子发昏,一天的检查也让他感觉身心疲惫.眼皮支撑不住困意,就顺势趴在桌上,逐渐欲睡.

卡修斯为什么还不回来呢?说到朋友的话,或许就只剩下他和索兰特了吧.索兰特在他加入战神联盟后就不知道去哪了,偶尔联系一下.

说到底,他和卡修斯的缘分或许是最大的,是布莱克打心底认为的朋友.从素不相识的无意一瞥到默契的并肩作战,他们经历相似,性格却恰恰相反.

自卡修斯独自执行任务后,的确过去很久了.布莱克并不是冷淡,而是不太擅长表达情感与想法,独立而行.

他想和卡修斯说话.和他分享这次去怀特星的见闻及他们的过去.

[布莱克,你果然不能没有我.]

这个熟悉的声音...是卡修斯.

布莱克有些怀疑自己的听觉.可当他抬起头时,布莱克甚至怀疑自己眼瞎了.

银发的少年笑着站在台面上俯视着布莱克.也许是背光,映入眼帘的是眩人的光晕.

但他肯定这就是卡修斯.

布莱克调整坐姿,[卡修斯,你回来了...?]内心真的被喜悦填满,突然的归来倒使气氛有些尴尬.想说的话全都化作冷场的无言.

卡修斯似乎也知道冷场,本只想恶作剧吵一下正在睡觉的布莱克.[呃...既然你也累了,我也刚从任务回来,不如回各自房间休息吧?]

布莱克默认.这的确是个好主意.的确该让卡修斯也好好休息一下.

战联的大家房间是独立分开的.

卡修斯轻松从桌上跳下,完美落在地面上.[我们走吧!!]

依旧是冷场的局面.卡修斯似乎不打算再找话题了,但是布莱克想解这尴尬的氛围.沉思中的他再抬头时,卡修斯已经走到他的前面.

为何...?布莱克觉得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,或许自己也累了.可是天天都在睡觉啊.疑惑时身体已失去直觉,重重的摔倒在地.

布莱克想挣扎却是无用功,望着卡修斯的背影....

再一次睁眼时,已经是第二天了.不知是谁打开了窗帘,阳光刺眼的要命.

布莱克觉得自己的记忆有点短期丧失,他回忆到,呃...卡修斯好像回来了.然后...自己就晕了?晃了晃脑袋,卡修斯还没醒?看来可以去喊他起床.

布莱克这么想到.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[盖亚,辛苦你昨天把布莱克搬回来了.]
[没事.]
[队长,你说中午了要不要喊布莱克一起吃饭?]
[不用.]
以上是雷伊,盖亚,缪斯同时间的对话.

part.3 有病
空无一人.敞开的房门,乱糟糟的床铺,厚重的灰尘,这是卡修斯的房间.

布莱克再一次怀疑自己的眼神,关门开门,再看一次.没变,依旧.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好几遍,布莱克仍给自己定义为眼神不太好.

他望向五斗柜上的卡修斯个人照,拂去灰尘,笑容和印象中无异.

刺痛感从脑中闪过,布莱克飞奔跑出卡修斯的房间,直冲下向医院.

依旧是令人不愉悦的消毒水味.

“好吧,布莱克先生.我理解你心情急切.麻烦你把手洗了好嘛?”魔花指的是布莱克手中的灰尘.然后指了指离写字台不远的洗手台.

在医务者魔花看来这可十分不卫生.

戴上口罩和塑胶手套后,装备齐全的魔花用小手电筒照着扒开的眼皮,问道“怎么好好的想起说自己眼睛不好的?”

之前记得某人不是打死都说自己没病的么.

给魔花答案的先是沉默,“卡修斯的房间...很乱...”布莱克老实道.“像...很久没有人住过一样.”说出后面这句话时,声音小到估计只有自己一人能听见.

布莱克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有些心慌,他觉得他在惧怕些什么.惧怕什么?不知道.

或许这很好笑,他品尝过恐惧,让无数邪恶分子及敌人恐惧,自己竟然在畏惧一个什么都想不起来的,记忆么,可能吧.

至少,他什么都想不起来.

这个检查过程并不长,魔花很快关掉闪烁的手电,顺手放进口袋.因为目光锁定在躺在椅子上的布莱克,眼敛下垂顺势的弯曲而又长的睫毛十分迷人.

“我想,布莱克先生你的眼睛可能真的出了点毛病.”魔花有些严肃,语气却掺杂笑意.

“具体是什么病?”布莱克皱了皱眉.有些难以置信.

“哦哦哦放轻松,黑长直先生.”魔花愉快的打了个响指想要活跃气氛.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神简直凶要杀人了.

“你也是因为觉得有病,才会来看医生的是吧?”魔花接着说到“具体什么我会告诉你的队长的,不是啥大病.你就回去休息吧.”

布莱克无法反驳.休息休息就好了是吧.

回到守护局大厅.又看见雷伊正经站在那里.径直走向布莱克.布莱克偷偷翻了白眼,这黄毛怎么就躲不掉呢,想清净都难.

“我看到魔花给我发的邮件了.给你一个月的假休息.”雷伊说话没有表情波动,像念台本一般.

“小队长,我觉得我每天都是假期.”布莱克狡黠的回答.

雷伊总给人一种料事如神的感觉,仿佛一切都在他算计之内,布莱克的回复仿佛也是.
得了吧,他只是个男人,有些爱管闲事的队长.

“再之,我给你介绍个人.”一个长的清秀的小姑娘从雷伊背后走出来,低着头有些害羞.布莱克这时才发现原来一共有三人在场.

“这是尤米娜.你的小粉丝...”后面这句是雷伊悄声说给布莱克的.

布莱克很快明白雷伊的用意,给我放假扔个妹子当累赘没事烦我是不是.眼前这小姑娘很好看可布莱克并不喜欢.

因为,此刻,他是个有病的人,非常非常需要休息.need have a break,ok?而不是和一个紫发小姑娘聊天喝茶.ok?

当然心情的各种都是不能表现出来的.这样很不礼貌.也很不尊敬这个青涩,如果以第一印象的话,的小姑娘.

介绍完尤米娜的名字之后,尤米娜自己从包内拿出两张当天电影票.意思就是两张电影票是送的希望布莱克可以陪她去看.怎么看两张多出来都很奇怪吧.

看在雷伊的老脸,一万个不情愿还是答应了,也算哄哄人家小姑娘开心了.

就在尤米娜开心的拉着布莱克去电影院时,布莱克看到一个有些胆怯蓝色的小身影.无疑是卡修斯.

原来当时在场的有四个人.

电影很无聊很难看,尽管不难看出尤米娜想照顾布莱克的爱好选了这部影片.很遗憾,她的这份好心差点没让他睡着在影院忘记离开.

接下来一周,尤米娜总是很主动的来找布莱克出去逛逛街,喝喝茶,聊聊天.布莱克也在这来来回回的进出搜寻卡修斯的身影.

他不清楚为何不直接找卡修斯,因为他觉得卡修斯这个小孩子有点在玩游戏的意味.捕捉了一次又一次,总是看到,却又总是错过.

尽管很无聊做着不太情愿的事,但布莱克还是比较开心.因为有人陪着,尤米娜的确是个不错的小姑娘.

布莱克本以为尤米娜的出现会是混沌生活的一束轻松明朗的乐曲.可她也恰恰是噩梦的序章.

“布莱克...你有..喜欢的人么?”尤米娜搅了搅杯中加糖的焦糖玛奇朵问道.

这样的问题对布莱克并不奇怪.
“有,我很喜欢卡修斯.”这样打直球很伤人,却也是事实.

“可是...卡修斯他不在了啊”尤米娜不知为啥情绪突然激动拍桌站了起来.引得咖啡厅的客人一阵议论和诧异的目光

“不,我这几天都看见他了.”

“是么...”像是承认了一般.尤米娜低下头,刘海的遮挡使对方看不见表情.双手握着杯身,感受着余温.

离开时,点的两杯饮品,依旧像是没喝过一般.

晚上他们又去看电影了.这次不一样,电影很有趣很吸引人.可布莱克没心情看,他不在了,这句话深深地印在脑海里.挥之不去.可不这可能,他这几天还和卡修斯玩了意味不明的捉迷藏,对吧.

布莱克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事,把主要事情回归,现在应该看电影才是.回神时电影临近结尾已经.

散场时已接近午夜,布莱克送尤米娜回家后,才自己回守护局.

此时的大家一定都在睡觉,所以布莱克压低自己的脚步声,不让这声音吵到别人,也防止突兀的声音格外的...响.

此时的布莱克很想扑倒在软绵绵的床上睡上一整天.这几天很充实也很累.

可从会议室投出的一道光引起他的注意,是谁还没睡觉...?门没有关紧,所以透出来的光在黑暗中很是亮眼.

凑近门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声音.

“天呐,你还真想这样放纵他下去,事情败露是迟早的事好不好?我真怀疑他现在是否弱的连蘑菇怪都打不过了.”这是盖亚的声音.

“盖亚你怎么能这么说!布莱克知道会很难过!”这是缪斯的声音.

“唉,能把卡修斯的死瞒一段时间就瞒一段时间吧.”这是雷伊的声音.

卡修斯...死了.卡修斯他死了.这几个字像烙印一般钉在布莱克的脑内.

布莱克不敢再听下去,转头跑向卧室,甩门关上.他靠着门,有些体力不支的滑落外地.

卡修斯死了...是个事实.或许他从一开始就该察觉到,嗜睡,厌恶奶油等等都不过是,一个胆小的男人,为了躲避事实,给自己编的谎言罢了.

自欺欺人而已.

“怎么,哭了?”睁眼看见卡修斯亲切的问候着自己的状况.

怎么可能哭,布莱克苦笑却不作答.
接着他感受到卡修斯靠近自己,环腰抱住,“没事的.”

魔花说的对,布莱克的眼睛有点毛病.或许他整个人就得了个怪病.可以看见故去之人的虚像.

且很真实的感受到温度.

E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