澜安澜安波澜不安

墙头多。别闹。

【莱修莱/单篇完】美酒加咖啡

根据邓丽君的美酒加咖啡来的脑洞。

食用说明:
1.现代生活拟人设定。莱修莱亲情向(大概

2.酒吧是雷伊开的,所以是店长。盖亚,缪斯是店员。三人以前大学同学。卡修斯才大学毕业。

3.文风突变(注意,变得很奇葩!可能有ooc,专有名词最后放。

4.其实我对酒也不太了解,会有bug。

【咖啡】

熙熙攘攘的人声与让心悸动的重金属音乐想交混杂,艳丽夺目的闪光灯拥有着红橙黄绿青靛紫色彩,令人眼花缭乱,视线模糊不清。酒吧的环境亦是如此让卡修斯非常的不适。

卡修斯是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。即使早已成年,他也不愿。他坚信酒吧这样现代都市缩影之一的地点,这里的人是现充,追求饱满华而不实奢侈的生活。

说实在,卡修斯厌恶这类人,厌恶酒吧这样的地方。

这次是因为学姐缪斯在酒吧打工,最近她有事,便拜托卡修斯代劳帮忙。加上老板雷伊温和好说话,薪水福利也不薄才勉强答应。

因为学姐和老板,也算拾回对酒吧的一点点好感。真的只有一点点…

这样的地方还给他一种不安全的感觉。就在他刚刚轻轻擦拭擦酒杯的时候,就觉得有几个穿着名牌西装,满头油腻的老男人虎视眈眈的盯着他。不怀好意的眼神让卡修斯不禁打了个寒颤…

就在卡修斯还停留在对老男人眼神可怕的时候,不知觉的柜台面前来了个男人,但头发长的差点让卡修斯以为是女人。顺势坐在卡修斯隔柜台最近的高脚椅上。个子高挑的男人坐上去并不困难。

“请问…您要喝点什么?”卡修斯缓过神,有点小紧张的问道。

他的职务只是擦酒杯等小劳务。要不是吧台的服务员盖亚偷懒去了,估计轮不到卡修斯做调酒这样的活。但不擅长调酒的卡修斯内心还是有点虚。

“一杯咖啡。”男子简略道。略长的刘海遮住眼睛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

咖啡...?这可是酒吧。卡修斯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。现在估计是晚上12点了,学生的卡修斯在学习周一般睡的很早,可能是思维不太清晰了吧。拍了拍脑袋清醒一下。决定再问一遍。“您要喝什么?”

可卡修斯没想到的是,对面的男人噗嗤一下笑了出来。抬头的瞬间让人看清了眼睛,碧蓝色的。还有那张好看脸,精致…此刻已经词穷的不知如何形容。

啊…我卡修斯可没有断(袖的爱好。

“你是新来的么?”好吧,这饱含嘲笑意味的脸让人不舒服。也让人莫名奇妙的。卡修斯想收回刚刚内心对男人的赞美。

气氛尴尬的不知道该说着什么,眼前的人也意味不明的对卡修斯笑。好在这时候雷伊店长出来解围,不然卡修斯真想遁在土里。“Hi!布莱克。今天也不喝酒么?”

雷伊手里拿了瓶酒,卡修斯并不懂酒,但他刚来就听说了雷伊对酒的热爱和挑刺程度,酒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。

雷伊是这家店的老板,因对挑选酒的吹毛求疵而小有名气。店铺不大,却精致干净。顾客也不少,顾客中大部分是大学生,也有不少成人来品味美酒。

“Liquor(①)喝么?今天才挑的。这个拿来调太可惜了…”雷伊轻轻晃动酒瓶。上面写着不认识的英文。

“哦雷伊老兄,我想你知道我不喝酒的。”男人给雷伊一个和善的笑容。雷伊也没说什么心疼的抚摸酒身,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准备自己独自品味欣赏。

后来男人也只是点了杯果汁就离开了。但这里顾客实在太多,卡修斯也并没怎么在意,恪尽职守自己的工作本分。估计也只是个普通的回头客吧。

凌晨1点,酒吧打烊也收拾的差不多了。卡修斯在员工间脱(下工作的制服和围裙。正巧也看见准备锁门的雷伊。

“工作量适应吗?会不会勉强你了。”雷伊亲切的问。

“还好。”有点小累,但总比以前发传单之类的环境稍好。

“啊对了,明天记得磨咖啡来泡。布莱克他每次来只喝咖啡的。”卡修斯马上就明白雷伊说的布莱克是谁了。尽管有些十万个问号不太明白,为何来酒吧喝咖啡。但依旧照做。

制作咖啡算是卡修斯的强项。就算不接受咖啡味的涩中带苦,却是熬夜复习的必备品。加上学校文化祭每次班里都开女仆咖啡厅,也就渐渐学会做各种咖啡的方法。

傍晚时,卡修斯提前到达咖啡厅,想趁着客流量淡季打扫卫生,为晚上做准备。走到酒吧门口时,昨天那个叫布莱克的男子令人意外的站在那。

“有没有人告诉你,未成年人不能进酒吧?”这句话真是讽刺,身高仿佛是卡修斯的硬伤。也像是外人玩不烂的一个梗…可真是个伤人的笑话。想必这个男子知道自己的年龄也依旧要调侃一番。

卡修斯并没有把自己的不开心异于颜表。反倒用标准的微笑回于布莱克

“布莱克先生,我早已成年了。”

说完这番话,卡修斯拿着雷伊给的钥匙开店面的门。布莱克也没再说话只是默默的跟在后面一起进了酒吧。

卡修斯也没把后面不出声的布莱克当存在,磨着咖啡豆做着咖啡。一个步骤一个步骤,慢条慢里悠闲的坐着。布莱克也依旧静静的坐在离卡修斯最近的高脚椅上坐着。

虽说不在意,但卡修斯觉得布莱克的眼神和那几个酒吧里的大叔没啥区别。比起色(咪(咪的直视,布莱克那碧蓝色的眼睛表达的似乎更隐晦些。在常人看来可能只是普通在看看你而已,直觉…还用解释么?难道非要说卡修斯有魔法能看透人心更有说服力么?

在拉花这个高难度的任务结束后,咖啡也就完成了。当然了,这杯是布莱克的。真不知道他哪来的特权可以来酒吧喝咖啡。

卡修斯倒是有些期待布莱克品尝过的感受,说不定以后可以去咖啡厅工作啊。与此同时他也脑补着布莱克因为咖啡太好喝,咕咕一下喝下去的场面。卡修斯保证会笑出声。

可布莱克也只是轻泯了一口。“呃…感觉有点甜。你放糖了?”

卡修斯知道一般咖啡都是不放糖,由顾客自己决定的。这次习惯了…按照自己平常的口味当了不少糖和牛奶。

“还有不少牛奶…抱歉。”空气中弥漫着尴尬。卡修斯做错事的表情就像饿了的小猫咪。

天呐,他怎么这么可爱。布莱克心想到。

【美酒】

就卡修斯还沉浸在抱歉的内疚之中,布莱克倒不是特别在意,摸了摸卡修斯的脑袋,安慰道:“其实我还挺喜欢喝甜咖啡的…”

希望卡修斯没听出来布莱克的强行安慰。放一点糖就算了,可糖和牛奶齐放真的是腻到掉牙齿。卡修斯平常就是这么喝咖啡的么…

卡修斯可能和牙医很熟吧,布莱克推断。

卡修斯心情好了,就和布莱克唠嗑起来。卡修斯也说到自己会做咖啡的缘由和自己从来都不喝酒的事实。因为布莱克也不喝,卡修斯觉得他们像同胞一样。

“想知道酒的味道么?”布莱克有点谨慎的问。

卡修斯瞪大眼睛,摆摆手推辞“不不不!我从来不喝!可能很快就醉的!”

就算卡修斯如此坚定的拒绝,布莱克也没放弃怂恿。“你想我们都没喝过,就算醉了就有雷伊老兄给我们送回家是吧?”

卡修斯思考一下,明天不用去上课。如果,醉了也没关系的…卡修斯一个人住他可以在酒吧盖个毛毯就睡。布莱克的话,他和雷伊店长是朋友,会送他回家的。

最终结果是,卡修斯同意了。

差不多到了营业时间,盖亚也穿上工作服为调酒做准备。雷伊听说卡修斯准备第一次品尝酒的味道,决定放他假。还义正言辞的说,

“美酒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,它不骗人,胜过一个美丽动人的爱人。”还真是为了推销,诗都要写出来了。

雷伊向爱吃甜的卡修斯推荐了奶油味的Bailey's,反正都是第一次尝尝就是了。盖亚接到酒名后也就利索的调起酒来。很快卡修斯面前就摆上…当然布莱克也有一杯。

卡修斯双眼仿佛闪着像星星闪烁的光,就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不已。眼前是新的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诶!而且旁边也有个人和自己一样从未接触过酒。

此刻卡修斯冰释前嫌,要品尝这杯有奶油味的酒了。

雷伊笑着保证卡修斯会喜欢的,以后还会推荐给他别的(更贵的)品牌品尝。盖亚像是在看戏一样,虽然不是很情愿的调酒。或许是想看这个可爱的少年醉态可笑的样子。布莱克准备等卡修斯尝过之后再喝。

事实上这种酒都是酒吧给女人喝的,烈酒可是会让这个没喝过酒的小伙子干傻事。这种浓度算是最低的了,和鸡尾酒差不多。卡修斯也觉得这酒和饮料一样。

布莱克也小口一下,可他的脸色就比较难看了。强撑着笑容想去一下卫生间。

“布莱克,你没事吧?”

“哈哈,第一次有点不太适应。”说着向厕所奔去。

卡修斯心里有一丝的喜悦,布莱克年龄一定比我大,同样是第一次,他不能接受,我接受了!说不定我以后的酒量会很好呢。于是和雷伊约好下次要喝浓度高一点的酒。

盖亚看穿了这一切,某雷的计划像是得逞了。可他托腮也不说就默默看着。

与此同时。布莱克在洗手台前干咳,明显他把吃的喝的都吐出来了。用手抹去嘴角的口水丝怨恨的咒骂到,该死的雷伊,你应该倒闭。他妈的气死我了…

布莱克其实会喝酒,身为自由作家。比起麻醉神经酒更喜欢令人清醒的咖啡。布莱克因为挂科留了2年级,认识了奇葩三人,雷伊盖亚缪斯。

他不记得他们怎么认识,做朋友的。但雷伊开了酒吧之后,在看朋友的面子上,嗜酒的雷伊也让布莱克走后门的喝咖啡。

布莱克不喜欢甜。咖啡拒绝加糖,不然怎么提神。可卡修斯的咖啡让他甜到精神抖擞!!雷伊绝对是故意的,给卡修斯推荐的这款酒甜度很高…甚至有种恶心感。

真不敢相信…卡修斯口味挺重的。

布莱克似乎能看到雷伊那爱财数钱的场面,和盖亚诡异的哈哈大笑。有点毛骨悚然啊。

很快缪斯回来了。卡修斯也就安心上学去了,心想哪一天再去一次雷伊的酒吧,尝尝烈酒的味道!

卡修斯不在的酒吧,布莱克望着面前的咖啡,久久没有喝。

“快喝吧,我要洗杯子”盖亚埋怨道。

“你说,雷伊打的什么主意呢…”布莱克把这话说得语重心长,心思明显不在咖啡上。

“傻!我是在帮你!”雷伊又不知啥时候冒出来的,手中又拿着品牌的红酒。布莱克不解,等雷伊接着说下去。

收拾桌上酒瓶的缪斯听到后也闻讯赶来,直觉告诉她有股八卦的气息。

“你喜欢,卡修斯吧!”雷伊单枪直入。雷伊喝过卡修斯泡的咖啡。就算不放糖块,也有用自带甜味的特效感。

雷伊起初很担忧,布莱克这种闷骚脾气烂的,可能会因为咖啡不对胃口翻脸冷战。对于不认识的可能会非常不认识的打起来。

卡修斯还只是个孩子啊…哦他成年了。

开玩笑和接受糖味超级浓的*咖啡,是雷伊想不到的。布莱克不是想和别人做朋友就是对人家有意思。

这个闷骚,后者可能性比较大。

布莱克听了雷伊的分析,觉得可能真是这样吧。就算不喜欢,他也想见到卡修斯。

“你想想,如果卡修斯醉了,你就可以…”嘿嘿嘿。盖亚和缪斯也很自觉的嘿嘿嘿配合。

布莱克可能猜到雷伊想说的“Wait,你给我打住!就算人家成年,侵犯同性估计也犯法吧!”

雷伊一脸嫌弃加瞧不起“瞧你思想龌蹉的,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把醉酒的卡修斯背回家刷好感啊!”

布莱克一脸鄙夷,瞪了一旁的盖亚缪斯,用眼神说你们嘿啥。他们也仿佛在用“不关我事”的表情说是你自己想歪的。

布莱克当然也同意了,当然卡修斯才接触酒不能喝浓度太高,不然容易出现生病的症状十分难受。

缪斯决定助攻一把,挑了一天去学校主动邀请卡修斯来酒吧。卡修斯当然很乐意。刚想着要去就有人主动上门。

在去的过程中,缪斯想帮布莱克套套信息,问了卡修斯的爱好,择偶标准之类的。缪斯天生自来熟和健谈的性格让卡修斯好无防备的一一吐出。

“那你觉得,布莱克这个人怎么样?”

“啊。我觉得布莱克连我的酒量都不如!我今晚想和他比赛谁更能喝来着呢!”

看来,卡修斯还蒙在鼓里啊。只能默默祝愿他自求多福了。

End.

备注:①烈酒

评论

热度(20)